第二十四节侯爷的苦日子

    牛见虎非常高兴,虽然走起来一瘸一拐的像个大马猴依然挡不住他走路的兴趣。老牛,牛夫人眼泪流得哗哗的,这是五年来儿子第一次自己站起来。也就是这时候,老牛才发现牛见虎已经长高了许多,甚至超过了自己,牛夫人踮着脚尖用手帕擦拭儿子额头的汗水,笑一阵哭一阵的陷入疯魔。老管家抱着云烨做好的第二支假脚死不松手。云烨夺了半天才抢回来。喊住在院子里发疯的牛见虎:“见虎哥哥,你先不要激动,再试试这只脚,感觉一下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再去修改。”

    “合适,合适,我现在都可以走了,没什么不合适的。”牛见虎一刻也不想离开那只假脚,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他在榻上坐了五年,也不出门,也不见人,这一刻心情舒展,恨不得现在就从长安跑到洛阳。

    “胡说八道,要是合适你怎么会一瘸一拐的,明显那只假脚做高了,换下来,我修修。”

    牛筋熬成的软塑体充满了弹xìng,尤其在加入淡黄sè染料,就与真脚区别不大,没有高硬度塑料,云烨把薄钢板嵌进去作骨架,都是上好的百炼软钢,一只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上个十年不是问题。尤其是雕刻出来的脚的模样与牛见虎的右脚非常相似,这是博艺轩老雕工的手艺,云烨奉天人,想把他留在云府被无视了。

    换上去的脚就好了许多,云烨让牛见虎抓住门框身体自然垂下,检查了一下安装好的脚,还好,一致xìng不错,考虑到双脚的重量必须一致,在假脚上做了配重。牛见虎走了几步,身体的颠簸程度减少了许多,剩下的就是熟悉程度,越熟悉,身体就越会自然调整重心,以后会与常人无异。

    “也就是这个鬼样子,老夫见怪不怪了,”老程没心没肺的在旁边说风凉话,一下子打消了云烨要继续吹嘘的心思。

    “你这老狗不吐人言,小烨给见虎做脚,这几rì几乎不眠不休,老夫都看的心疼,你不夸奖几句,还要说怪话,莫非欺我老牛钢刀不利吗?”老牛先不干了,对着老程吹胡子瞪眼。

    “你喜欢这孩子?要不是他云家就剩下他一根独苗,老夫早弄过来当儿子养了,你先前捏伤他两次老夫还未找你算账,现在还敢对我说大话,马上,马下随你挑,今rì高兴正好大战三百回合。”说着就让家将牵马抬兵刃。

    老程心里极是喜欢,老牛心里高兴的想大叫,两将军最常见的宣泄感情的方式就是打架,土匪窝里出来的谁敢指望他们有一个明的发泄方法?

    不理会两个在演武场打得乒乒乓乓的武疯子,牛婶婶,程婶婶拉着云烨来到暖房,和云家一模一样的大炕。牛家早学会了,满桌子的饭菜惹得云烨直流口水,鲜嫩的菠菜,水灵灵的黄瓜,要老命了,居然还有半个西瓜。云烨对肉食不屑一顾,掰了半截黄瓜塞嘴里嚼的咔咔作响,边吃还不忘给旁边的程处默半根,至于牛见虎早赶到院子里练习走路去了。

    “你程伯伯知道你好嘴,特的跑皇宫里给你弄来的,惹得陛下老大的不高兴."程婶婶一边给云烨布菜,一边把程处默往外轰。牛婶婶忙着给云烨脱掉大氅接话说:”你看把这孩子馋的,大冬天的也见不到绿菜,遭罪啊!”

    “小烨,你以前和师傅在一起的时候冬天都吃什么?”程处默又抢过一根黄瓜。

    “多了去了,有各种瓜果,橘子,西瓜,香蕉,菠萝,葡萄,苹果,梨子,还有一种叫人参果的东西,难吃死了,我偷偷扔掉还被抓住,罚我全部吃掉,连皮都不放过。绿菜什么都有,有辣椒,茄子,你们叫昆仑紫瓜的东西,油菜,白菜,反正多了去了,我也数不过来。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一应俱全。”云烨太想念后世的普通生活,在大唐堪称省部级的高官活的没后世小市民自在,想想都觉得自己可怜,虽说把儿子仍人参果的事按自己身上有些丢人,可是谁知道呢?

    “这不就是神仙才能过的rì子吗,小烨,你入世亏大了。”“要不说是我兄弟呢,就是理解人,我昨晚还梦到和师傅在一起的rì子。不过话说回来了,男子汉大丈夫就该光屁股打天下,没有这些东西,我们自己创造,就从吃开始,等开chūn了,先箍几口窑,烧砖,烧水泥,盖一大片暖房,再在下面通上烟道,把地给弄热了,我不相信冬天就种不出几种绿菜来,到时候卖的满长安都是。”云烨信口胡诌。

    “这活交给我,你安排,我去干,再叫上见虎,这是一个发财的买卖啊!”程处默已经开始幻想满山都是绿菜的情形。俩婶婶见哥俩吹的热烈,就在一边打趣,说到时自己一定亲自着菜篮到各大国公府上去买菜。

    “云侯爷又给牛大将军的儿子安了一只脚,听说刚安上,瘸榻上五年的牛小侯爷就跑得飞快,也不知安的是什么脚,莫非是传说的飞毛脚?rì行千里,夜走八百,踏大江大泽如履平地,过高山,越城寨更是小菜一碟。”

    听到李承乾禀报上来的市井传言,李二陛下的眼睛都快凸出来了,rì行千里?马都跑不了那么快,还穿城越寨?狗屁,难不成云烨给牛见虎装上的不是腿,而是插上了一对翅膀?

    “乾儿,你相信云烨真的给牛见虎装上了一只脚?”李二问自己越来越有太子风范的儿子。

    “启禀父皇,以孩儿对云烨的认识,给牛见虎装上脚的事恐怕是真的,但绝对不是什么rì行千里的笑话,这里面只怕是有蹊跷,孩儿愚钝还弄不明白是何道理。”李承乾一正经的回答。

    "你能这么想,父皇很高兴,子不语怪力乱神,云侯或许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有一些特殊的法子可以让残疾之人如同常人一般,只是世人愚昧,找不到dá àn就胡乱猜测,凭空想象臆造出一个神仙般的人物来。”

    明rì开始爆发,三,云烨开始拜求收藏。太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