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恐怖的叔伯

    钟鼓敲过四下,蓝田侯府灯火依次点亮,仆役们忙着点火烧水,准备给主人洗漱,做早饭。马夫将大青马洗刷干净,备好鞍鞯,亲卫身穿新衣,把横刀插在护腰板带上。云姑姑忙前忙后不敢有一丝大意,今天是家主第一次大朝觐见陛下。

    没有人权啊!云烨被老夫人从床上好不容易揪起来,浑浑噩噩的站在床边任老夫人给他擦脸,刷牙。柳枝的苦涩也没有赶走他的睡意。老夫人不允许丫鬟动手,自己爱怜的给孙子用温水擦洗,大丫小丫在背后顶着哥哥怕他一不小心摔倒。穿上官服,戴上金冠,没成年所以不能戴官帽,脚下换上薄底的鹿皮快靴,仪剑牢牢拴在腰带上,直到老夫人要给脸上擦粉时,云烨才倏然惊醒,这个不能擦,我又不是人妖。连忙说时候不早了,就不擦粉了。老夫人满脸遗憾,觉得自己孙子应该能打扮得更漂亮一些。

    三两口吞下一大碗稀粥。感觉魂魄又回到身体,自是jīng神焕发。

    云府门打开,丫鬟仆役站立两厢,老夫人抹着眼泪被管家姑姑搀扶着送云烨出门。小丫头们也哭得淅沥哗啦,赶紧安慰,又不是生离死别,上个早朝而已。

    于未到开坊门时间,整个坊市静悄悄的,一弯清冷的月牙挂在天空,现在是凌晨四点钟,马蹄的嗒嗒声格外清脆。云烨呼出一口白气,再次腹诽没人xìng的早朝。云姑姑早就给坊官打过招呼,腰间挂满钥匙的坊官一一打开四道坊门,并请云烨画押。品级不到三品就没资格在坊墙上开侧门,唐律规定,任何人不得无故夜开坊门,有擅开者徙三千里,三千里啊,反正不是穷荒就是僻壤,不会让你舒服的。转出永安坊就来到朱雀大街,街上只有巡街的兵丁,没有其他官员走过。验过身份,兵马司的军士齐齐行礼,留下两位挑着硕大的灯笼在前面开路。

    太极宫在城北,依山而建,云烨需要穿过大半个长安城才能抵达。面南背北而居这是皇家的特权,当然普通百姓家住在北屋也无伤大雅,李二不至于连这个都要管。

    街上车马越来越多,见到侯府仪仗纷纷停马止车,待云烨趾高气扬的过去,才动身。云烨拿鞭子抽在刘金宝的身上:“你他娘的就不能不要这么嚣张,弄的别人以你是侯爷。”

    刘金宝赶忙一缩脖子,回头嘿嘿冲侯爷傻笑,惹得周边亲卫一阵大笑。

    皇城到了,远远看见门口灯火通明,人头涌动,互相拱手施礼,谈笑寒暄,一派和气,不过看到火把上四处飘摇的火苗就知道无数刀光剑影在酝酿,等待早朝发难。

    云烨是武官眼前全是官,见云烨一介少年却头戴紫金冠,身穿四品绯袍,腰间挎着代表武官身份的仪剑,脸面却很生僻,纷纷交头接耳的打听,却无人知晓,就武断的认不知是哪家的孩子顶替了父辈的爵位来大朝会见识一下的。

    “臭小子,你一介武官跑官堆里干什么,”脖颈一疼,熟悉的感觉,就不挣扎了。老程根无视官们鄙夷的目光,溜着云烨来到前面武官队伍,往自己身后一放:“老夫给你引见各位长辈,都是些生死战阵过来的好汉,不得无礼。”

    云烨连忙称是,和一身绿袍的程处默交换一个眼神,一起跟上老程的步伐。

    “这是你秦伯伯,老夫的生死之交,现在身体不好,你小子满身怪事,明rì好好给你秦伯伯看看!”一位面sè蜡黄的高大男子就在前面笑眯眯的看着云烨,在云烨大礼参拜之后扶起他上上下下打量:“好一个俊后生,你的事知节都告诉老夫了,只是无缘见到你师傅,实在是一件憾事,你能把坏消息前捅出来,老夫就认定你是一个好孩子,非大慈大悲之人所不行也,待家安定到老夫家我们详谈。”云烨一时无法将眼前和蔼的老人和《隋唐演义》里义气无双的秦琼秦叔宝联系起来,以前常见,几乎每家门上都有他老人家的画像。据说他老人家有名的朋友八百,无名的朋友无数,胯下黄膘马,头戴紫金冠,身披黄金锁子连环甲,背后一双熟铜锏,手执虎头鑚金枪,于万军从取上将头颅如探囊取物。这样一个盖世豪杰却佝偻着腰,不时轻咳几声,望着这位还有不到十年生命的豪杰,云烨哽咽不能言。

    老程脸sè很差,云烨的反应他都看在眼里,惋惜?对,是惋惜,想老哥哥戎马一生,rì抢三关,夜夺八寨,武力之强横天下少有,新皇登基得封翼国公,上柱国,有何可惋惜的?只有身体,才让老程担心。老哥哥也曾说过:“少长戎马,所经二百余阵,屡重创,计吾前后出血亦数斗矣,安得不病?”这小子不看好老哥哥的身体,明rì,就明rì,得抓这小子想想办法治好老哥哥的伤病。

    云烨不知道老程已经在打他的主义,还在与秦琼低声交谈,一个劲的问老国公当年英姿,不时惹得秦琼呵呵大笑,对这个自来熟的小子大生好感。

    “这小子就是蓝田侯吧?”一座黑黝黝的大山移动过来,身长八尺,腰围也是八尺,根就没脖子,脸上乱须横生,拎起云烨面向自己:“老夫到要好好看看什么样的小子能献上亩产五十石的粮食,”云烨感觉像是被夹在捕兽夹子里,浑身动惮不得,不用问这位就是尉迟大傻的父亲尉迟老傻,来想叫尉迟伯父,但是一想到在牛进达手上的遭遇,心不忿,不能谁来都把老子当小鸡一样拎来拎去的,就临时改变主意心里大叫几声尉迟老傻来安慰自己弱小的心灵。

    “尉迟伯伯万安,小侄云烨给请安了,”赶紧答话,再晚一会说不定又是半身瘫痪的下场。

    “小子眉眼不错,就是身子单薄,拎在手上没分量,不像我们军伍上的人好汉。”这家伙一张嘴就给云烨打上一个半残废的标志。

    “像你一样没个人样子,老子七八个闺女嫁谁去?除了你家黑白两位弟妹瞎啦眼看上你,别的姑娘见到你这活阎王的相貌还不得去跳井?”妈呀,谁呀?这么大胆?尉迟恭的玩笑也是你能随便开的?瞠目结舌的看着走过来的这位,风度翩翩,紫袍裁剪合度,怀抱着朝勿,衣袖飘飞宛若神仙人。

    “牛鼻子,口不吐人言,难怪你家全是闺女,老天罚你哪!”尉迟老傻也不示弱,回嘴就开骂。云烨要是再不知道来的这位的名字《隋唐演义》就白看了。徐茂公,现在叫李世绩,将来李二挂了以后就叫李绩,得避讳皇帝的名字。强盗出身,心够狠,手够辣,跟随三位主公死了一对半,幸好李二鸿运当头一时半会还不会被克死。既然克不死李二就只好自己倒霉,将来他会生儿子,儿子会给他生一个孙子叫李敬业,非常敬业的造反,结果把全家造反到铁丘坟里去了。

    离这家伙远点,这是一个不祥的人物,尤其是他闺女娶不得,谁娶谁倒霉,更不要说他有拿女婿开刀当替罪羊的习惯。三女婿被他干掉两,还有一个死里逃生成chuán qí。这事即将发生在东征高丽的时候,他闺女,长成天仙也不娶。

    假仁假义的拜见了李叔叔,绝对做到了高山仰止,阿谀之词从口滔滔不绝倾泻下来,二十一世纪的马屁是谁都能受得了的?李叔叔满面红光浑身打摆子,眼歪嘴斜似乎要吐?程处默摩挲着双臂一副全身起鸡皮疙瘩的状态,犹豫着要不要过来捂住云烨的嘴。老程有些愕然,秦琼面露异sè,尉迟恭满脸怒火,刚才云烨都没有这样拍他马屁。

    “李叔叔成武德,傲笑天下,一抬手河水倒流,一反掌,山崩地裂,呜呜呜。。。。”李绩终于受不了了,捂住云烨的嘴:”臭小子,从哪学来的歪门邪道,”他被云烨马屁拍得有些晕了,还没有悟出这里面的道理,只是觉得这小子嘴碎,没军人的气节,从心底里对云烨看轻几分。

    ;